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

> 來果禪師語錄, 宗謗淨四則
無名
  發表於: Sat.02/09, 2013 11:11 am

所屬群組: 站長
**
發表總數: 10,492
會員編號: 16
註冊日期: 02/19, 05


來果禪師語錄

來源:妙樹、慈忍等師兄提供、七葉佛教書舍錄入


宗謗淨四則

宗謗淨一

謗云。西竺彌陀。肇自韋提希。請佛開導。為西天闡淨土之始。東土彌陀。始晉之慧遠。結社往生。為我國開念佛之初。由是風行遍處。自晉迄今。盛行於世。所謗者。一句心佛不斷。尚有系念毫釐。毫釐系念。三途業因是也。況終日念佛。未曾一句從心中念出。即講話時。佛珠連響。名珠念佛是。若靜坐時。妄念紛飛。口急忙念。名口念佛是。其餘行動睡眠。置彌陀於腦後。逢人所講的切。所信的真。所願的確。直到行時。一曝十寒。朝勤夕懈。前念佛。後念妄。算來一天。未有一時之切心念佛。此名散心念佛。不夠生西材料。
解謗曰。如多人落海。水內生涯。初則難悶。次則得過。繼則全忘在水。通身拶入。出海無期。內有一二人思求出離。回憶故鄉。念父母。想家園。行坐不安。朝夕如斯。念念不忘。既無居海之心。自有出離之念。久之必如所願。不過念有真妄。出有遲急。果真猛然一念。自當立刻出離。如人念佛。終年終日懈之。忽遇正念現前。或八苦俱至。奮勇一聲佛號。直達西方有餘。評曰。有心念佛。出海有期。無心念佛。出海無期。有心無心。較之霄壤矣。似此散心念佛。謗則有過不信念佛。謗可無虞。何可概謗。

宗謗淨二

謗曰。念佛人一生向外馳求。不知佛在心裡。終日念佛。終是佛念。全不覺知能念的是誰。果若一念回光。忽然大悟。方知彌陀即是自性。極樂盡是唯心。故云見自性之彌陀。了唯心之淨土。是知心外無佛。心外無土。如有心境不能互融之人。謂不從信願行念佛。或不持名念佛。云不能直達西方。誠謬之謬也。何以。信願行非是資糧。持名念佛。亦非身口。果能信願行堅。再加資糧。持名念佛。盡從心念。例如人行遠路。衣食充滿。乾糧無缺。到家無疑也。。 又謗曰。一句彌陀。從生至死念去。能得念佛三昧。敢保往生。否則數十年躭念佛之名。對於今生一生。廣行六度。深修萬行。培福修慧。開叢林。建道場。當執事。充行單。結人緣。培法種。如俗之戒殺放生。吃齋念佛。護三寶。守三皈。持五戒。一切培福修慧之大功德事。正是生西之資糧。急不容緩。最為重要。何忍單守一句彌陀。一路資糧盡失。不審彌陀經云。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緣。得生彼國。此乃不辦資糧。或資糧不足。定不能生西方之鐵證也。嘆近時人。對於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緣得生彼國。這一句彌陀經。無人問津。亦不介意。不能深講。不使人知。直如無知之村夫。要到北京。再聽人講北京怎好。更急得跳腳。此可以說信切。或有人問曰。既好何以不去。村夫曰。我若不去。請你砍我頭去。寧死在北京。不願回家。此可以說願切。再有人曰。你既說去。何以不行。該村夫曰。好。明日就起身。可憐村夫未出遠門。不知天有多高。地有多厚。身無多錢。又少衣單。抽身就跑。一跑千里。饑去渴來。渾不顧及。一心把北京事挂在心頭。不他顧盼。豺狼擋路。蛇虎纏身。亦不稍顧。只顧向前飛跑。請問這村夫。信切願切行更切。不能不讚許。豈料一直跑到地廣人稀。遠不見烟村。近不見宿店。前瞻後盼。孤此一身。進則無力。退則不能。請問不信辦資糧之人。不肯培福慧之士。此時作何感想。豈不喊天不應。入地無門。有死在極樂東邊者。名疑城。有死在娑婆西邊者。皆他界。有死在南膽部洲者。即老窠巢。死不一致。單信念佛。不信辦資糧之人。請多看此段。久之或資糧之道。爭先搶辦也。幸已。

解謗曰。未悟之士。分東分西。既了之人。何內何外。向外馳求。外不離內。內心念佛。何離於外。果能心佛俱念。自可非東非西。心佛一如。當即忘內忘外。既云見得自性。性非彌陀。了得唯心。心非淨土。何以。性本無各。何彌陀之名立。心本無相。何淨土之相生。如無信願行。只在心上持名念佛者。易到一心不亂。打成一片。正禪淨兩門出路。何以。由散心念佛。至一心念佛。後心佛互念。再心佛一如。皆屬有心念佛。由有心念佛。念到無心念佛。無心念到心空佛極。(力@口)地一聲。轉身過來。覿體承當。見自性之彌陀也是。見性明心也是。見自本來面目也是。此乃一心念佛。開悟之捷徑也。又從信願行。由散心念到無心。正是一心不亂。何為無心。無世間心。無出世間心。無二心。只是一心。故名無心。若有此心。顛沛必如是。造次必如是。生如是。死如是。瞋如是。愛好是。此名念佛三昧。有此三昧。前後際斷。保持一心。悠遊終日。報盡往生。直登上品。此一心念佛。生西方之捷徑也。總之。打破一心。親見自性。保持一心。親見彌陀。毫無差謬。其餘一路資糧及善根福德因緣。宿先造就。雖今生未辦。而由多生以來。足植深厚。今各現成。如過去世中未深修積。今生欲赤手空拳往生者。無有是處。要知生西方。貴在心生。非身口能生。口念佛則心粗。心念佛則心細。粗則佛難入心。細則心易憶佛。若專在身口念佛。身有病恙。口有言談。念有間斷。能心憶佛。心記佛。心念佛。是真執持名號。是真持名念佛。近時有人。默念者即阻之。云是念宗門之佛。出聲念者即喜之。云是念西方之佛。至是宗門。真不念佛。何以。穿衣吃飯。尚嫌打叉。念一聲佛。工夫早已間斷也。不誠然乎。

宗謗淨三

謗曰。時人妄稱永明壽禪師四料揀為讚淨土之鐵證。云有禪有淨土。猶如帶角虎。無禪無淨土。銅牀並鐵柱。有禪無淨土。十人九錯路。無禪有淨土。萬修萬人去。今撮四料揀各前兩句評之。禪淨兩門。行決定別。參禪要成一團。念佛要成一片。一個團中。若毫有念佛之心。兩心不能成團。一個片中。若稍有參禪之念。早為兩片。有禪有淨土之法。不能行世明也。盡世間僧俗等人。無禪無淨土者。多如牛毛。銅牀鐵柱之廣。恐難一律收容。請作此語之人細思量看。如是無禪無淨土之法。不能行世明也。經云。十方諸佛慧。皆由禪定生。八萬四千法門。唯參禪一法。獨標最上。古及今來。由參禪悟道者。不知凡幾。何錯路之有。要知錯路。必有錯人。可能指出一二參禪之人。必借念佛之力。方能開悟。諒難尋覓如是有禪無淨土之法。不能行世明也。當此末法澆漓。佛難挽救者。唯念佛一法。首當其機。何止無禪有淨土。萬修萬人去。滿世間人修。滿世間人可以去。安能加一禪字。為比較優劣乎。果能專修淨土。不見他法非。不覩他人過。直使千年萬載行去。足可為一切法門之領袖也。能如此說。足可雪永明之冤。贖作者之罪。雍正專選禪宗。超羣出眾之人。以永明延壽禪師為古今天下第一大善知識。載入大藏。加之永明宗鏡錄。萬善同歸。心賦自行錄諸書。多人查考。未見有此四料揀。惑世駭眾。瞎人天眼。誠為鬬法之窠巢。今後之爭柄。不但實無此料揀。縱有永明四料揀權設。不過一時對病發藥之用。病去藥即當除。如人生病。非用毗礵不能治。用之病即全癒。豈有認定毗礵為治一切諸病之藥耶。正是聞塗毒鼓聲而死者。大有其人。尚望後之來者。切勉戒焉。永明為法眼下天台韶國師門徒。乃宗門傑出之偉人。望讀者深思之。

解謗曰。四料揀。是則盡是。非則全非。可憐今時人者。任是將錯法辯正。望其力而行之。非法改善。使其從而樂之。誠不然也。人之習慣。自始迄今。不但錯謬之法不行。及不錯謬之法亦不肯行。悲乎。較之謗與不謗。負勝不難立見。能謗者。因信自法。而謗他法。不謗者。因自無法。何謗他之有。明也。前之四料揀之設。由切信念佛產生。內中不知。信之功小。謗之過大。各起爭端。互相誹謗。今既解除。可免無咨.

宗謗淨四

謗云。念一生佛。要待死後往生。方能結束念佛事。此是古及今人。未曾睜眼的實看到念佛之人。一直向西念佛而去。及至死時。有言異香滿室者。有言天樂迎空者。有言預知時至者。有言彌陀來引者。雖有確實根據。必以念佛真切與否為目標。何能概論。

解謗曰。念佛人。對於往生數難。能有把握。雖不親見往生。而實有往生正行者。如是終日念佛。能一心不亂否。遇順逆境。佛聲還在否。重病到來。佛未忘否。夢中佛還念否。念佛有此四種辦到。斯是往生實行。何以。此數種。正是臨終捨身受身之重要關鍵。能一心不亂。即生西之主人。順逆境來。佛聲在念。即八苦至時。遠而即散。重病到來。佛未離念。即臨命終時。不被身心轉動。夢中佛聲。未離佛念。即是生西途中。了無阻滯。有此四種。無缺無少。直見彌陀。品位高上。無疑也。淨謗宗亦四

http://www.book853.com/show.aspx?id=1052&c...&cid=115&page=6
PMEmail Poster
Top
0 位使用者正在閱讀本主題 (0 位訪客及 0 位匿名使用者)
0 位會員:

Topic Options Reply to this topicStart new topic